中国杰出女轮机长张兴芝的传奇故事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局 发布时间:2019-06-25 15:48
[字体:]

 

23年航海生涯的磨砺,并没有把中国仅有的两位航海女轮机长之一——张兴芝身上女性特有的柔和细致抹去,大学执教10多载,已届花甲之年的她对海洋和机器的感情还是那么执着。身材不高,面目慈祥,说话语气干脆的张兴芝谈吐之间自然流露出的是学者气度和长者风范。北方口音中带着上海方言,她笑言自己的口音已是“南腔北调”。

满脸满手黑黑的机油

中学时代在家乡青岛时,张兴芝参加了国防军事体育项目“航海多项”,还曾作为青岛队队员夺得山东省的冠军。这为她日后从事航海事业埋下了伏笔。“那个年代女同志能研究机器是让人觉得很伟大的事情,我就做这方面的工作。”

出于对机器的向往,1960年高考时张兴芝考上了大连海运学院船舶机械制造和维修专业。5年后被分配到上海海运局,在船上劳动锻炼。性格好强的张兴芝主动要求到机舱去工作。当时的主机是两冲程直流扫气柴油机,噪声很高,震耳欲聋,机舱里温度更是高达40度以上。每次在机舱里工作,张兴芝都弄得满脸满手黑黑的机油,出去后很难洗干净。如此艰苦的工作环境,一般男同志都视为畏途,张兴芝却不以为苦,还主动放弃了上岸工作的机会。从机匠到三管轮到二管轮再到大管轮,她在每个岗位上都踏踏实实地工作了三四年,直到升为最高的轮机长。在这个男性占了绝大多数的领域里,她凭业绩和能力使大家服膺。

货船在巨浪中失去了动力

上世纪70年代初,张兴芝在“战斗67”货轮上当三管轮。一次货轮从大连开出后在海上遇到23号台风的侵袭,滔天巨浪竟将船侧的舷窗玻璃打碎,海水浸入机舱后,影响到主机的透平油泵跳闸。货船在巨浪中失去了动力,后果不堪设想!

全船工作人员几乎都来到了机舱,连厨师也来了——这时船只最怕没有动力,随时都有可能倾覆,大家都明白如不能迅速修复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命运。张兴芝也很紧张,她先在脑中将修复过程“过了一遍电影”,修复时思路极其清晰,动作极为敏捷,仅仅两三分钟就完成了。备用泵开动了,货船重新获得了动力。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几十年航海生涯,张兴芝经历过类似的惊险故事不胜枚举,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1983年“长柳号”客轮从上海经台湾海峡首航广州,轮机长正是张兴芝。这次首航在当时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一向比较低调的张兴芝因此受到新闻媒体的关注。她还记得每次“长柳号”过台湾海峡时,船上都要高度戒备,民兵都要持枪上岗,所有工作人员必须各就各位,她也必须守在轮机长的岗位上。

思路清晰主机就能开动

她说要当好轮机长首先做人要有原则,其次业务要拿得起来。她还特别强调思路清晰,“思路清晰主机就能开动!”虽说手下工作人员几乎都是男同志,但大家都很服她。她在“长柳号”上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制度,如规定进机舱工作时,工具必须整齐地放在毛巾上,工作完成后必须收拾好工具,将地面清理干净。她在巡视过程如发现有违反制度的行为,就会不留情面地指出并要求改进。

除了大连、上海、秦皇岛和广州等航线外,她还跑过香港和菲律宾马尼拉。20多年的航海生涯她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结婚后她就没有要小孩,为事业她付出太多。

1987年在当了5年轮机长后她终于“登陆”。这10多年来她一直在海事职业技术学院教书育人,为培养新时代的“郑和”尽心尽力。为什么会对枯燥、辛苦的航海事业乐此不疲,张兴芝说主要是出于信念,当然还有对机器的那种“缘分”——她还在学习着新知识,因此对近年来航海轮机方面的新发展了如指掌。她对着电脑里的轮机图片,兴味盎然地介绍着,她注视轮机的目光是如此专注、温柔……